“酷蓋”易烊千璽:我沒有那么成熟

時間:2019.10.31 來源:1905電影網 作者:獠牙牙
UP!新力量易烊千璽:校園和成年世界不一樣的是心態 時長:04:39 來源:電影網

UP!新力量易烊千璽:校園和成年世界不一樣的是心態收起

時長:04:39建議WIFI下打開

1905電影網專稿 “基本上每次采訪聊到最后,都會把我歸為‘很成熟’的這一類。其實我認為我并沒有那么成熟,我只是交流起來話比較少。”


“我喜歡‘酷’這個形容詞”


作為“國民男團”成員之一、年輕藝人中的“頂級流量”,易烊千璽的一舉一動幾乎都會受到巨大關注。


比如之前,“泥塑”這個有點特別的愛好就曾讓他登上熱搜,畢竟通常來說,我們很難將一個不到20歲、平日工作行程緊張的青年偶像和工作室中靜靜“捏泥巴”,一捏就是幾個小時的身影聯系到一起。



于是,和易烊千璽的對話也從這里開始。面對陌生人,易烊千璽自認不善言辭,但一談起“泥塑”這個愛好,他的話又會明顯的多起來。


從最初無意間看到一則視頻被吸引,到真正上手去做,易烊千璽在這個過程中收獲了很多“心得”:“沒那么容易,有很多、很多需要注意的細節。”一開始,“師父”會給他一個參照物讓他照著捏,等到捏得差不多,才來上手幫忙調一調,“師父一上手,很多關鍵的地方就能體現出來了。”


易烊千璽的泥塑作品


入了門、掌握了一定技巧,易烊千璽偶爾也會“正式的”構思一件作品,圖紙上畫好,再一點點細致的照著捏。但也有很多時候,當他覺得“實在太無聊”,就會“什么也不想的隨便瞎捏”。


在那些時刻里,這項愛好就成了易烊千璽抒發情緒、釋放壓力的一個出口。


泥塑之后,易烊千璽透露近期最讓自己有沖動想要嘗試的新事物是“木雕”。與前者一樣,這又是一個有些特別的愛好,而他給出的理由同樣很有意思:“它只能往下減東西,你沒辦法往上填,所以很難。


易烊千璽在做泥塑


因為這些特別,易烊千璽成了很多人眼里“有個性”的“酷小孩”,在表達自我這件事上,他曾說過,愿意向大家真正傳達出自己的想法。“除了一些比較被動的情況,我表達出來的,基本就是我自己最想說的。


我問,那你認可外界“酷”這個評價嗎?他笑說,“我肯定認可”:“我挺喜歡‘酷’這個形容詞。”


“我其實沒那么成熟”


最近一段時間,易烊千璽在小熒屏、大銀幕上都有角色與觀眾見面。談到李必和劉北山,易烊千璽覺得他們都“背負”了很多“戲劇性的(人生)”,“我(背負的)可能相對輕松一些,就是很多的目光吧,稍微會有一定的小壓力,但也還好。”


很多觀眾認為,易烊千璽就是他們想象中的“劉北山”,甚至導演曾國祥也評價他是個“有故事的男孩”,至少“有(人物身上的)那股勁兒”。但對于易烊千璽本人來說,《少年的你》需要的人物外形、行為習慣甚至情感,都需要他重新摸索和塑造。


《少年的你》角色海報


普通人學生時代的經歷,易烊千璽從高中開始就是缺失的,在他看來,校園與成人世界的最大區別,在于每個人于環境中的心理和心態:“少年和成年人是不一樣的。這兩個很獨特的少年,在現實生活中有一小部分人是能對應上的,因為一些復雜的因素,讓他們成為了這樣的人。


拍戲期間,易烊千璽的狀態會根據角色而變得不同:“他需要什么,我就向他靠攏、調整。”但生活中的易烊千璽,完全又是另外一番模樣:


在絕大多數接觸過易烊千璽卻又不那么“熟悉”他的人眼中,話少、慢熱被慢慢腦補成了一個名為“成熟”的堅硬外殼。連當事人易烊千璽都忍不住感慨:“基本上每次采訪聊到最后,都會把我歸為“很成熟”或者偏這一類(的人)。其實我并沒有那么成熟,我只是比較內向,交流起來話比較少。



比較“慢熱”、“偏內向”,這是易烊千璽在欣然接受“酷”這個定義后,給自己補上的評價。作為一個公眾人物,易烊千璽坦言自己無論接受采訪還是出席一些活動,“基本不太有機會能(很快)跟人熱得起來”:“除非我們相處很久,幾個月或者更長時間,正常第一次見面的話,我一定都是保持距離的那種。”


不用向角色“靠攏、調整”時的易烊千璽,會活得“隨便”一些:“我是那種比較喜歡走著看的人。不會腦子一熱就跳出現在既定的計劃,說我一定要怎么樣或怎么樣;我也是一個很懶的人,比較隨意,下一步該怎么走就怎么走,該做什么我就去做就好了。”


易烊千璽飾演劉北山


作為一個“慢節奏”的人,偏偏身處一個快節奏的時代和行業,“你會覺得這個環境和你的想法有些出入嗎?”


生活習慣偏慢,但對于工作或者演戲,還是不能停下來。我還是想有能去體驗的機會。”易烊千璽回答。


視頻/任杰 剪輯/喵老師 文/獠牙牙

极速时时彩168